产品中心

白银杀人案侦破了,河南沈丘两岁女婴死亡喊冤五年多 (转载)

所属分类:产品中心 | 发布时间:2021-09-19 | 浏览:17 | 评论:0

  白银杀人案侦破了,河南沈丘两岁女婴死亡喊冤五年多

  控告人:刘家文 身份证:412728195612173830 电话:15294753926

  (实名控告人声明为此文的真实性和发帖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白银杀人案侦破了,河南沈丘两岁女婴死亡喊冤五年多 (转载)

  我是河南省沈丘县范营乡卢洼行政村老来沟村人刘家文。五年来,我一直通过信访和网访的方式为我2岁的孙女冤死喊冤。

  我2岁孙女冤死在河南沈丘县,我从沈丘告到了北京,我实名通过网络控诉了多次,全国网民高度关注2岁孩子的死亡原因,可是,五年过去了,我的喊冤居然没有引起沈丘县公安机关的重视。

  甘肃白银连环杀人案都能侦破,我两岁孙女被他人杀害却让我们喊冤五年过去了,河南沈丘公安局还要让我们喊冤多少年?

  两岁孙女被杀,凶杀案件被定性为溺水死亡

  2011年10月2日下午6时许,2岁零4个月的孙女突然失踪,我们一家人到处找,好心的邻居和亲朋好友都过来帮着找,可是找遍全村的各个角落,又打捞了附近的水沟,还是没有找到孩子踪影。我们拨打110后,可是,范营派出所来了两位民警,但只是简单地询问一下情况就打道回府了。

  出警的警察把孩子失踪的案件不当成一回事,我们只有把守村口到处寻找,四天后才在村外一条偏僻的水沟边被人发现了尸体,她面部朝下趴在水中,上身只剩一件内衣,下身赤祼,外穿的保暖内衣都在身下压着,离水边60厘米左右,水深十几厘米,一双鞋子整齐地放在10米外的田地里,现场惨不忍睹。

  我们再次拨打了110,两个小时后沈丘县公安局民警赶到现场,随即展开了侦破工作。

  公安局的办案民警只用了四天时间的调查,给我们的结论居然是排除他杀,竟说我孙女是“溺水死亡”。

  公安局做出的结论让我们根本无法相信!因从我家到案发现场至少有三里多路, 正值农忙季节,那里也没有我家的承包地,更何况我们全家人都在家, 难道刘依曼在那 “躺” 四天都没人看见?一个2岁孩子几分钟内走三里多里可能吗??? 名眼人一眼就可看出是一起谋杀案,办案警察是根据什么定性为排除他杀?显然是对法律渎职。

  贩卖未得逞后杀人,溺水死亡只是掩盖犯罪假象

  我们村的村民卢伦芳亲眼看到了这骇人听闻的一幕。

  10月6日凌晨4点多,卢伦芳在案发现场附近布置好网子准备捕捉鹌鹑,他躲在隐蔽的地方悄悄等待鹌鹑的出现,这时看到有两个人同骑一辆摩托车,后座上的人提一个沉甸甸的编织袋去现场抛尸,而且还听到尸体落水声,其中一个人还说了句:再往里面捣一捣,之后就匆忙逃离现场。

  据村民议论,凶手是本村几名不法之徒所为,是一起有预谋的团伙作案。小孩被抱走后,不法分子准备往外贩卖,因多种原因未能及时转手,后怕事情败露,狗急跳墙,遂将我孙女 抛尸在离家三里多路偏僻的水沟里,试图制造不慎落水的假象。.

  其此,在孩子失踪以后6点多的时间里,天还未黑,卢洼村村妇在路边干活看到俩人骑一辆红色125摩托车,车上两人一高一低,后面一人怀抱一个幼童,从卢洼行政村后面过来速快的向北驶去(疑似嫌疑人),村妇自言自语的说:这俩人骑着摩托车这么快,也没用其它衣物给孩子包盖一下 。期间,在未发现刘依曼死亡现场之前,也有村民曾看到嫌疑人把刘依曼转移到过没人居住的一家宅院内。由于村民恐惧本村黑势力,都不敢作证。

  在排查期间,受害人家属和村民提供的线索和嫌疑人的名字,公安局草草做了几天调查就断定孩子自己溺水身亡,并由此作出不是 “刑事案件”的结论。

  面对如此尸检报告,这叫我们如何令人信服?

  解剖尸体的周口市公安局法医告诉我们,要到武汉做硅藻检验(国际上判断生前溺水或死后溺水而进行的一种权威鉴定),时间需半个月。

  此后,再我们要求看尸检报告时,负责本案的副局长米文奇以各种理由推拖搪塞,在我一再追问下才说是在洛阳做的鉴定。

  于是,我们又无数次要求看尸检报告,同样遭到了“太极手法”,在苦苦等待了4个月之后,我们才看到一份由周口市公安局鉴定的尸检报告,报告中除了说明孩子没有药物中毒以外,其它没有对小孩是否溺水死亡做任何的文字说明。

  在我们的一再追问下,10个月后,沈丘警方才给我们提供了一份标明在洛阳市做的尸体鉴定报告,但上面的说明和上次的几乎一模一样,不知道这10个月沈丘县公安局到底在做些什么?又在遮掩什么?这就是人民警察办案的底线?真是让人感到寒心。

  按照法律规定,警方本应该给我们一份尸检结果报告书,可是,警方只让我们看了一遍,却不准许我们带走或保存,甚至连复印件也不给我们提供,这令人倍感蹊跷!尸检报告书为什么不敢公布与众?是事实是遮掩不了的,多次讨要鉴定书都不给家属,里面到底有何秘密,家属不得而知。

  沈丘警方如此顽固地认定刘依曼是“溺水死亡”, 那么我们要问沈丘警方几个为什么?

  1. 如果刘依曼案件不是刑事案件,那么,在案件侦破结束后,根据有关规定,公安机关在接到报案后七日内必须出具立案通知书,不予立案的将不予立案通知书以书面的形式告知受害人家属,可是沈丘警方你们这样做了吗?

  2. 五年来我们受害者家属无数次向县市公安局、省公安厅和公安部上访反映,沈丘警方为什么一次也不给回复?

  3. 如果刘依曼案件不是刑事案件,为什么我们受害者家属毎次上访,接访人员都让我们提供新的线索和提供证据或间接证据?

  我们向警方也提供很多重要线索,公安局为什么不根据线索做进一步深入细致的调查?试问某办案领导是否有收受贿赂之嫌疑?此案是否是关系案或者是人情案?再或者跟受害者家属没有上贡有关系?假如这些都不成立的话,那么,家属提供的线索某办案领导却说己调查过,要问心无愧,应有调查笔录为证。

  4. 2012年7月,顾家德任局长期间,曾指派刑警支队队长曹敬国和案件所属乡党委书记吴伟一起去杭州提审一名罪犯(罪犯名叫卢中华,是老来沟村黑势力团伙成员之一,因在杭州某地拦路抢劫被当地公安机关批捕,试图从他那里为刘依曼案件打开突破口)。

  5. 事发后卢伦芳曾向本村村民和外村村民都说过自己目睹犯罪嫌疑人的抛尸过程,警方排查时卢伦芳和村民怕遭报复不敢作证,难道卢伦芳所说的话是“空穴来风”吗? 现有卢子中证言可以证明卢伦芳说过此话。

  6. 事后得知,在全家人寻找孙女无任何结果的情况下,本村嫌疑人之一卢幸福的老婆和邻居卢杰的家人说:找不着咋不去大普庄西边找找,在大普庄西边水沟里。试问: 卢幸福的老婆怎么会知道刘依曼在那里?很显然,卢幸福的老婆很清楚地知道抛尸过程和地点,她是用一颗善良的心告诉人们,小孩己经被卢幸福及其同伙扔到了那里 。

  7. 如果刘依曼案件不是刑事案件,沈丘警方为什么推诿、搪塞?为什么不肯对尸体进行重新鉴定?是怕真相大白以后要牵连很多人是吗?受害人家属要求对死者尸体进行重新鉴定难道是无理要求吗?当初周口市公安局法医说要到武汉做技术权威鉴定,沈丘警方为什么要在周口市鉴定?难道周口比武汉还要权威吗?十月后看到洛阳市鉴定的尸检报告又该如何解释?是否经得起检验?

  8. 2014年4月15日,受害者家属向中央巡视组反映引起省公安厅厅长王小洪重视后,沈丘警方无奈于同年4月18日才给下发了一份 “不予立案通知书” 让受害人家属鉴收,并说这是省公安厅的决定。很显然,沈丘警方又是在无中生有,愚弄受害人家属。此次下发不予立案通知书, 难道这是沈丘县公安局自己制定的“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吗?显然有悖规定。

  9. 协助侦破此案的周口市刑侦专家刘国庆为什么承诺对尸体进行重新鉴定?为什么沈丘警方不同意把尸检报告给受害者家属?公安局为什么和无良专家骆盘根沆瀣一气糊弄受害者家属,让受害者家属认同警方的结论。省公安厅真的有批文的话,为什么不拿出来示众见一下阳光?再者,案发现场离家三里多路,刘依曼尸体下身赤裸,上身只剩一件秋衣,外穿的保暖内衣都在身下压着,一双童鞋在10米外的田地里,这符合两岁女婴的做法吗?

  10. 刘依曼尸体在殡仪馆存放已五年,沈丘县公安局一再找借口推诿搪塞不肯对尸体重新鉴定,又以各种理由不给立案,让受害者家人整日承受在思念亲人的痛苦中生活着。况且,公安局也核实了卢子中的证言(属实),公安局为什么还拒绝立案, 难道这就是沈丘县公安局立警为公 执法为民吗?杀害刘依曼的凶手及黑势力团伙仍再逍遥法外,公安局是否在庖庇嫌疑罪犯,对抗法律, 违法办案?

  甘肃白银连环杀人案件已经侦破了,我们却依旧走在为孙女喊冤的道路上,沈丘公安局,我们还要在喊冤的道路上走多远?

相关文章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