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贵州红板小学——背着柴火和土豆上学

所属分类:关于我们 | 发布时间:2021-09-20 | 浏览:14 | 评论:0

在贵州省黔西县中建乡的一片高高的群山顶上,有一所村级小学名叫红板小学。那里地势高寒,学生们上学除了背一个书包外,还要背一个编织袋,里面装的是木柴、煤炭和土豆。柴火用来在教室里烧火取暖,土豆则是他们在学校里的午餐。

    2005年12月16日,在一名好心大学生的带领下,记者驱车200多公里,走进了这片海拔1460米的群山。

    贵州红板小学——背着柴火和土豆上学

    师大学生求助:红板的孩子光着脚丫上学

    12月11日,贵州师范大学大一学生郑威信拨进本报热线电话,讲述了他在10月下乡社会实践时,看到的一幕令人心酸的景象:在黔西县中建乡的红板村小学,初冬了,学生们很多还穿着单薄的衣服,打着赤脚走十几里山路上学,让人看了非常心疼。“我想帮他们,至少让他们能有一件厚一点的衣服御寒,至少让他们有一双鞋子穿在脚上!”郑威信对记者说,“但我也只是一个穷学生,我现在没有那个能力。”

    12月12日,本报对此事进行报道后,引起了广大读者的关注。郑威信宿舍的电话成了热线,一百多名贵阳市民打进电话表示愿意捐助衣服、文具。一个服装厂老板为孩子们捐助167套衣服,当作校服送给红板小学的167名学生。一家童鞋厂也捐了167双童鞋。另外还有一些读者,将家里孩子穿了几次就丢下的一些衣服,送到郑威信的手里,托他转交给红板小学的孩子们,让孩子们能度过这个寒冷的冬天。

    12月16日,记者与郑威信及他的2位同学,在共青团贵州省委的帮助下,将好心读者捐赠的9大箱衣服、鞋子和众多市民的爱心,送到了红板小学。

    山顶上的学校

    红板,位于黔西县中建乡一片巍峨群山顶上,海拔高达1460米,地势高寒,一年有近一半的时间处于低温、寒冷之中。这是一个由9个自然村寨组成的一个大村,居住着数千彝族、苗族同胞。

    从中建乡街上出发,汽车开始爬山。一条仅容一辆小型汽车通过的山路,顺着山势盘旋而上;由于山洪冲刷,无人养护,路面的泥结碎石已被冲走,露出脸盆般大小的石头;有的路段则全是淤泥深坑,我们的汽车几次深陷不能自拔,过路的村民看到后,几次帮忙才将车推出来。2个小时后,记者一行到达了山顶。走下车来,顿时感觉寒气逼人。

    山顶是一块小坝子,红板小学就坐落在坝子中间,周围散落着几间土墙房屋,一阵琅琅读书声,响彻云霄。学校是一排石头房子,顶上盖着青瓦片。教室共有5间,每间只有一面开了2扇小小的窗子,屋檐低矮,教室内一片昏暗,一脚踏进去,什么也看不到。屋顶上的瓦片已经七零八落,甚至可以看得到椽子。教室的窗户上已经没有了玻璃,用木板钉的窗子为了采光不得不留出大口子,坦率地露出里面正在上课的孩子。

    五年级的刘老师他指着第二间教室说:“由于教室不够用,这个教室是复式班,”他介绍道,“就是四、五年级在一个教室里。”记者走进三年级的教室,教室的顶部用黑色的塑料布封着,但还是可以看到破落的屋顶,通过几个几十平方厘米的破口可以看得到头上的蓝天,而外面的风可以钻到教室的每一个角落。

    红板小学的校舍修建于1972年,是村民集资建起来的,由于资金短缺30多年来很少修补,所以现在破败成这个样子。学校里现在一共有四个老师,校长刘正国自建校之初就在这所学校当民办老师,3年前才转成了正式老师并当上了校长。30多年来,他每年都向教育局要师范学校的毕业生来这里从教,一直没人肯来,今年学校终于盼来了两个黔西师范学院的毕业生,为这个学校增添了不上生气。再加上一个民办教师,四个教师便挑起了整个学校的教学任务。

    校长刘正国告诉记者,红板小学现有学生167人,分别来自红板村的9个村民组。这里本来不具备办学条件,但因为离乡中心小学太远,孩子们无法走那10公里的山路,教育部门就将这个学校保留了下来。

    学校旁边,10多个民工正在用铁铲、锄头搅拌水泥砂浆,他们是在修建一栋2层楼的新学校,县里专门拨的款,估计来年开春新学期开学就能投入使用。

    教室里烧火取暖

    教室的门和窗子都敞开着,为了采光,但这却让教室里的老师和学生饱受寒风侵袭。坐在教室里的孩子们,大多只穿了两件单衣,很少见谁穿毛线衣;他们的身子缩成一团,脚在地面上不停地跺。一年级最小的孩子,6岁的王艳虎也只是穿了件秋衣,外面套了件破旧的毛衣,课上,他冻得只趟清鼻涕。

    为了抵御寒冷,老师让孩子们在教室里的地板上烧起几堆柴火,大家轮流烤火取暖。在三年级教室里,孩子们用玉米轴子烧了两堆火,10多个孩子围成两圈,挤成堆,把手伸到火苗上烤;火熄了,孩子们爬在地板上,歪着头,把嘴凑近柴火,“扑……扑……”地吹,浓烟顿时弥漫整个教室;长期的烟熏火燎,他们的眼睛红红的,头发焦黄,身上落满了烟尘,鼻孔里黑黑的,手和脸都布满了污垢。在6年级的门口,放着一个节煤炉,但里面的火早已熄烬;同学们告诉记者,没有煤了,烧不成,一下课,他们就跑到低年级的教室里去烤火,或在教室里跳高。

    烧火所用的柴火,是学生们轮流从家里背来的。大家排着班,哪天轮到谁了,他在早上上学时,就要从家里背一袋柴块、玉米轴子、煤到学校。

    一年级的班主任老师陈龙告诉记者,由于这里海拔比较高,差不多从10月份天气便开始冷了,寒冷的天气一直要持续到来年4月份以后。到了现在的时节,地面已经封冻了。他穿着皮鞋、袜子,一天的课上下来,腿已经没有知觉了,睡到半夜双脚还没暖和过来。而这些孩子却只有薄薄的单衣,难禁风寒。教室又是四面透风,由于教师里孩子们坐的板凳比较高,年幼一点的孩子坐上去腿就是悬空的,没有袜子,单薄的鞋子根本不能御寒,他们的脚经常会冻僵,一堂课下来常常冻得没有了知觉;碰到雨雪天气,孩子们就会冻得直哭。为了帮孩子们御寒,他只能在上课时一次次地停下来,把那些孩子从凳子上慢慢抱下来,让他们蹲到柴火灰烬边暖一暖;或者带他们跺跺脚,撮搓手,一堂45分钟的课,他往往要停下来三四次。这样的条件下,很多孩子的家长觉得孩子上学太受罪,就不让孩子来上学了。

    书包里的土豆

    红板小学的孩子,多半没有正规的书包,书本多是抱在手里;有的则用一个装肥料的编织袋装书,在袋口缝上两个根绳子,往肩头一挂,就算是书包了。记者在查看一个孩子的编织袋书包时,发现里面居然藏着2个已经煮熟、但早已冷冰了的土豆;这个12岁的男孩不好意思地对记者说,这是他早上从家里带来的午餐。

    六年级的黄其贵家住红板村第九村民组,是离学校最远的学生。16岁的他长得身体精瘦,面色黝黑,头发乱蓬蓬的,不时发出露出憨厚的笑声。每天上下学,他都要翻越6座山;他一般从早晨5:30起床,吃几个土豆就开始爬山,到8:40上课时间他也只是刚刚能够赶上上课。

    红板小学的学生来自散落在群山里的9个自然村寨,学生家离学校都比较远,有的学生从家到学校要走3小时的山路,近的也要走近一小时。每天中午,多数孩子就不能回家吃饭,只能带着干粮上学。

    红板一带的山上高寒,土地瘠薄,不适宜水稻、玉米等农作物的生长,只能广种薄收,唯一高产的是土豆。刘校长说,大部分家庭玉米是舍不得吃的,一般都背到镇上卖了换钱买盐巴、农药什么的。家里一年到头的粮食也就只有土豆了。

    大部分学生能带到学校的午餐,只有土豆。热天,他们饿了,从书包里掏出煮过的土豆就吃。冷天,冰冷的土豆实在难以下咽,他们就丢进教室里的火堆中,烤热了吃;多半是等热透了心,那外面早已烧成了黑碳,但饿急了,那里管得了那么多,拿在手心里吹一吹灰,三口两口就吃掉了,这既饱肚子,还能暖身子。

    一双水胶鞋穿两年

    采访中,记者看到,红板小学的学生,大多衣服单薄,赤脚套破鞋,他们没有袜子。

    操场上,9岁的白秀英引起了记者的注意,晴朗的天气她却穿着一双水胶鞋。这双鞋她已经穿了两年,两只鞋差不多在脚踝处撕裂到了脚底,露出赤裸的双脚。她告诉记者,她就这么一双鞋,夏天的时候光着脚就可以应付,天气一冷就得穿鞋了,但家里没有别的鞋子,只有这一双雨鞋。11岁的李琴的鞋的小拇指位置已经磨穿了,小脚指露在外面,告诉记者,她脚上的解放鞋是妈妈在集镇上花6块钱买来的,一般一新双鞋要穿一年。16岁读六年级的黄其贵,由于家里穷,衣服就只能穿两个姐姐剩下的,脚上的鞋也是父亲穿过的。另一个4年级的小男孩,他也穿着一双水胶鞋,鞋梆子上破了一个大口子,单薄的裤管也破了。

    一位老师告诉记者,红板这一带的村民都很贫穷,一年的收成下来加上出外打工的钱,一般一个家庭的收入也只有1000余元钱;学生的学费现在减免了,每个学生收20元钱的书本费,但是还是有一部分学生没钱交。“衣服,对有的学生来说,只要能蔽体遮羞就行,根本没有能力考虑保暖的问题。”这位老师说。

    另一位老师说,别看有的孩子身上的衣服看起来光鲜,但那却是一些“垃圾衣服”。在乡场上,有人专门卖那种从外地收购来的旧衣服,5元钱一件,有的还是论斤卖。这样的衣服在乡场上很受山里人的欢迎,“10块钱就可以买一套西装,他们觉得穿着很有脸,但却没有人知道这些全是‘垃圾服装’,也不知道带有多少病菌、肮脏的东西!”

    如果你有什么想法,或者愿意为红板小学的孩子们做点什么,

    请加我的QQ:372520266青年自愿者爱心支教团QQ群41580295

    或者给我E-mail:guizhouwangyu@163.com

    青年自愿者爱心支教团博客:[请勿在帖中添加外站链接地址]

贵州红板小学——背着柴火和土豆上学

贵州红板小学——背着柴火和土豆上学

贵州红板小学——背着柴火和土豆上学

贵州红板小学——背着柴火和土豆上学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