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热点

惨!!!李沧女子接幼儿时失联 双双被杀装入编织袋抛尸 (转载)

所属分类:行业热点 | 发布时间:2021-09-25 | 浏览:14 | 评论:0

惨!!!李沧女子接幼儿时失联 双双被杀装入编织袋抛尸 (转载)

  专案组民警在肥城找到被两人烧毁的汽车。(图由警方提供)

  李沧区九水路与巨峰路路口,一个3岁的小男孩从一辆校车上下车后,走上了妈妈停在路边的车。然而,车辆驶离路口后,却没有回家,母子两人也突然与家人失去联系。接到报案后,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与李沧警方成立专案组进行调查,发现可能挟持母子两人的疑犯出现在威海乳山之后,又突然出现了在江苏靖江。而随着调查的深入,专案组在确认了两名疑犯的身份后,却发现两人没有继续外逃,而是又奇怪地返回青岛。被抓获归案后,两人仍然试图用拙劣的伎俩蒙混过关……最终,经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两人均因故意杀人罪、抢劫罪,被依法判处死刑。

  案发

  女子接儿子放学后失联

  2012年2月15日12时30分左右,一位60左右的老人慌慌张张地来到李沧区浮山路派出所报案。老人来不及停下来喘口气,着急地对民警说自己的儿媳妇和孙子突然不见了,可能是出了什么事情,希望民警能帮忙找找。接到报案后,民警先安抚老人的情绪,紧接着马上向其了解相关情况。

  老人名叫刘爱敏,家住李沧区石家村。她的儿子王大鹏时年37岁,是做建筑行业起家的,收入不菲,家庭条件还算富裕。2008年,儿媳妇赵蓉蓉便嫁到自己家里,三年前又生了个活泼可爱的孙子,取名王熙俊。其儿子一家三口住在李沧区金水路,儿媳赵蓉蓉人之前有一份不错的稳定工作,长得年轻漂亮,加上平常穿着时尚爱打扮自己,看上去一点不像是一个三岁孩子的母亲。

  因为家庭条件不错,为了给孩子更好的教育,一家人经过商量就把王熙俊送到了离家比较远的一家私立幼儿园。平时,每天放学后由校车将孩子送至李沧区九水路与巨峰路路口,再由赵蓉蓉开车去接王熙俊回家,每次母子都按时回家,即使有事情也会给家里打电话。只是这一天,儿媳妇和孙子却没有如常回家,这让刘爱敏有种不祥的预感。

  老人说,2月14日下午4时30分许,儿媳妇赵蓉蓉像往常一样,开着她的丰田车到李沧区九水路与巨峰路路口接从幼儿园放学的王熙俊回家。晚上8时30分许,刘爱敏在家中接到儿子从外地打来的电话称联系不到赵蓉蓉,问其下落。老人立即拨打赵蓉蓉的手机进行联系,但其携带的两部手机全部关机。老人赶到儿子家中查看,却发现房门紧锁,里面空无一人。

  按照往常,顶多半个多小时赵蓉蓉就会开车拉着孩子一起回来,可是当天都这么晚了还没见母子两人回来。刘爱敏感觉大事不妙,心里非常焦灼,偏偏自己的儿子王大鹏两天前就去外地出差了还没有回来。她几番打听都没有媳妇和孙子的音讯,一颗心悬着整个晚上也没有睡觉,直到第二天得知孙子还没有去学校上课。她意识到儿媳和孙子可能真的失踪了!

  听老人讲解了大概的情况后,民警根据经验判断,老人的担心是对的,赵蓉蓉母子二人很有可能遇到了某些意外情况。于是,民警立刻将情况上报,市公安局刑警支队会同李沧警方成立专案组,全力展开调查。

  为了尽快侦破案件,民警立刻兵分两路,一路民警对现场周边的店铺和过往行人进行逐一访问,另外一路紧急调取现场及周边的视频监控录像。民警发现,孩子放学的路段人流量相对较大,应该会有目击者。但走访了沿街店铺和零星摊点,店主和摊主们都表示对赵蓉蓉、王熙俊母子两人没有印象,而对过路行人的访问也毫无结果。

  民警只好集中精力对所有的监控视频进行分析,希望能从中发现蛛丝马迹。民警发现,2月14日下午5时许,一处路段的监控画面中出现了赵蓉蓉的银灰色丰田轿车。但仔细观察,开车的竟然是一名陌生男子。因遮阳板被掀了下来,男子的面目几乎完全挡住了,所以无法通过判断外貌特征来确认身份。

  随后,民警又对沿途视频进行分析查找车辆的行驶轨迹,发现该男子驾车经由崂山区滨海公路与王沙路口向滨海公路方向开去。

  这名神秘的男子是谁?当民警将视频录像播放给刘爱敏老人的时候,老人表示非常惊讶。老人告诉民警,自从有了孩子后,赵蓉蓉就辞职在家做起了全职主妇。平时除了在家带孩子,基本上不出门。随后,老人又询问了自己的儿子,他同样表示不知情。此人究竟是谁?为何坐在赵蓉蓉的车里?如果是被劫持的,那么很有可能发生危险,民警急需寻找准确信息。

  疑惑

  疑犯两天内出现在三个地方

  根据以上情况,民警推断赵蓉蓉母子的去向有两种可能:一是被人劫持;二是开车的男子与赵蓉蓉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通过对赵蓉蓉的社会关系进行调查,民警得知赵蓉蓉与其丈夫非常和睦,彼此很恩爱。

  另外,民警通过赵蓉蓉在从家里乘电梯出来时的监控发现,她下楼时还拎着生活垃圾以及孩子的玩具等,并没有要离家出走的意向。综合这些情况,民警排除了第二种可能性。案件只剩下一个可能:即母子二人遭到了劫持。如果这一假设成立,那么,目前两人正处于极危险的状态!

  经过讨论,专案组很快作出了周密部署:一是继续对失踪现场及受害人住处及周边进行勘查和深入访问;二是围绕赵蓉蓉的社会关系进行更加全面深入的调查;三是调取巨峰路九水路路口、东李附近、滨海大道及等该车可能行走的路线上各卡口视频录像,进行筛查分析,以判明被劫车辆去向及轨迹;四是对赵蓉蓉的银行卡使用情况进行调查。

  经过调查,专案组民警了解到赵蓉蓉的丰田轿车曾经在即墨店集出现过,并去往威海乳山方向。随后,专案组立即组织专门力量赶往即墨店集和威海乳山两地展开追踪调查。但是,短时间内无法对两地进行细致排查,专案组民警没有发现赵蓉蓉母子的任何线索。

  正当排查工作陷入困境时,专案组通过侦查赵蓉蓉的银行卡取现记录获知,15日凌晨1时54分,其所持有的银行卡在日照市农业银行一ATM 机被提取现金500元。警方立即调取了该取款机的监控,但取钱的人显然是有所准备,头上戴着带一个有红色绒球的蓝色毛线帽子,同时用一条蓝色的毛线围巾遮住了面部,只能从身形判断出是一名男性。警方推断,监控画面中取钱的的男子就是劫持赵蓉蓉和王熙俊的嫌疑人。

  不过,嫌疑人也不同于一般的绑匪,也没有问家里的人索要赎金。而他们只是去银行里取款,母子二人是否已经遇害?为了被害人的安全,专案组顾不得休息,不断加快调查的进度。

  凶手自作聪明逃回青岛落网

  为了尽快破案,寻找赵蓉蓉母子的下落,民警加快了对各高速公路卡口录像的分析。专案组还原了车辆逃跑的路线,车辆从李沧区出市后向即墨店集高速入口方向驶去,到达威海乳山后又逃往日照。这与之前调查的情况非常吻合,于是民警立即沿途追踪到日照。从日照南向出市卡口调取的监控录相中发现,嫌疑人又开车逃往了江苏方向。民警马不停蹄,顺着监控中的嫌疑人行车轨迹一直追查至江苏靖江。此时,嫌疑人已经在各个高速卡口留下了大量视频信息。

  民警对关联的信息进行碰撞筛查和分析后发现,车辆在到达威海乳山后,曾经有过短暂的停留。经过对其停留期间可能出现的位置大量排查后,专案组很快就锁定了一名嫌犯:山东阳谷县阿城镇小洼里村人、25岁的卞建国。随后,通过调查发现,他与另一名男子、山东省东阿县刘集镇前关山村人、27岁的张文瀚交往非常密切,在案发后,联系密切的两人一同不知去向。结合案情,民警推测很可能这两个人是一起作案。

  确定了犯罪嫌疑人的身份后,案件很快变得明朗起来。2月19日晚上10时许,专案组通过大量走访排查,确定两名嫌犯正在李沧区向阳路一个网吧内上网。部署完毕后,专案民警冲进网吧,一举将两人擒获并当场缴获了管制刀具两把。为了防止现场出现意外情况,专案组以随身携带管制刀具为由将两人带到浮山路派出所调查询问。但是,整个案件侦破过程中都没有受害人身影,民警推测赵蓉蓉、王熙俊可能已经遭遇不幸,马上对嫌疑人进行了审讯工作。

  在审讯过程中,两人始终不肯承认自己的罪行。张文瀚不断地抵赖,称自己只是来青岛找工作、游玩,甚至拿出在刚刚在石老人海水浴场拍的照片证明自己从没离开过青岛。卞建国或许是心有惭愧,审讯过程中一直闭口不言。

  面对嫌疑人的百般抵赖,民警拿出视频监控,不断指出其言辞的矛盾点,对其心理进行施压。经过20多个小时的较量,两人的心理防线终于被打破,如实交代了抢劫杀人的犯罪事实。

  真相

  帮人担保欠20万后动邪念

  案发前,两人在老家聊城共同给老乡程德超的几十万元民间借贷做担保人。谁知贷款到期后,程德超却无力偿还,逃至外地躲藏起来。他们因为作担保,隔三差五地被债主追着还钱。两人为了寻找程德超的下落,同时为了躲债,便先后往返于莱州、平度、青岛等地。

  2月5日下午,张文瀚与卞建国乘坐长途车来到平度市。因吃饭、住宿等花销过大,身上的钱很快被花光,吃饭都成了问题。两人一商量,便寻思着抢个有钱人以解燃眉之急。商定好办法后,两人到一家超市买了作案用的刀具。当日,两人在平度市找了半天,没有发现能下手的目标,遂商定次日到市区寻找作案目标。

  2月6日,两人一早就来到市区。他们先到了市北区万达广场附近,但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对象。2月8日下午4时许,两人在李沧区东李附近逛荡时发现一个年轻女人开着丰田轿车在此接从幼儿园班车上下来的小孩,女人正是赵蓉蓉。两人见其穿着很上档次,判断该女子应该很有钱,便将其锁定为作案目标。之后,两人连续三天来到路口附近准备下手,都因为周围人多而作罢。

  2月14日下午4时许,张文瀚和卞建国又来到此处。这一次,两人见周边无人,赵蓉蓉又一人坐在车内。于是,张文瀚便站在离车头10米远处,卞建国站在离车尾10米远处。赵蓉蓉把孩子接出来,放到车的后座上便上车准备开走。车辆刚一启动,张文瀚一个箭步跑到车前边,拉开了副驾驶的门便闯了进去,卞建国从后面上了车。张文瀚先是持刀威胁赵蓉蓉驾车前行了约两公里,然后让其坐到车后排,自己驾车到滨海大道,并在路边将前后车牌掰下放在副驾驶座位下面,继续驾车向威海方向前行。

  期间,赵蓉蓉苦苦哀求,希望他们不要伤害孩子,张文瀚则骗称到了安全的地方就放人。在行驶途中,两人抢劫了赵蓉蓉随身携带的8000余元现 张银行卡以及项链戒指各一个,并威逼赵蓉蓉说出其银行卡密码。到达乳山地区时,张文瀚发现赵蓉蓉正试图用手机向外求救,便将其两部手机全部扔掉。

  因为担心被抓,两人将车开往日照去。2月15日凌晨4时许,两人又驾车将赵蓉蓉、王熙俊拉至江苏省靖江市的高速路上。因害怕罪行暴露,两人决定杀害赵蓉蓉和王熙俊母子。2月15日12时许,两人来到江苏省姜堰市境内一处公路桥,见桥下垃圾成堆,不易察觉,便用编织袋包裹两名受害人的尸体,并趁四下无人时抛在了桥下,后来将车烧毁。

  2月16日,两人辗转肥城、平阴县、济南、莱州、平度,并于2月18日返回青岛,住在李沧区的一个小旅馆内。因为无聊,两人第二天结伴到附近的网吧上网,被民警抓获归案。

  结局

  二人均被判处死刑

  2月22日,专案民警赶往江苏省姜堰市并在一公路桥下找到被害人母子的尸体,后又前往肥城县找到了被烧毁的车辆残骸以及掩埋的首饰。

  同年3月27日,张文瀚、卞建国被依法逮捕。2012年12月19日,青岛市人民检察院指控二人犯故意杀人罪、抢劫罪,向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此外,在审理过程中,法院还发现张文瀚是一名网上逃犯,曾于2010年在江苏实施过一次抢劫。

  经市中院审理认为,被告人张文瀚、卞建国共谋并以暴力、胁迫手段实施抢劫,后为隐瞒犯罪、毁灭罪证,故意杀人,致二被害人死亡,二被告人行为均构成故意杀人罪、抢劫罪,依法应予惩处。被告人张文瀚伙同他人以暴力、胁迫手段抢劫他人财物,其行为构成抢劫罪,依法应予惩处。被告人张文瀚在缓刑考验期内又犯新罪,应当撤销缓刑,与所犯新罪数罪并罚。被告人卞建国犯数罪,依法应予数罪并罚。二被告人在共同犯罪过程中,作用相当,均系主犯。

  最终,市中院判决张文瀚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此外,张文瀚在2007年11月6日曾因犯交通肇事罪获刑三年,缓刑五年,缓刑撤销,与原判犯交通肇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实行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

  被告人卞建国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八万元;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人民币十八万元。

  (除办案人员外,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