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苍天可鉴——1998年江西瑞昌市抗洪抢险纪实

所属分类:联系我们 | 发布时间:2021-12-26 | 浏览:15 | 评论:0

  苍天可鉴

  ——1998年江西瑞昌市抗洪抢险纪实

  楔 子

  水,是生命之源,它哺育了生生不息的人类。

  水,也是妖魔猛兽,它给人类带来数不尽的痛苦和灾难。

  奔腾不息的长江,发源于“世界屋脊”——青藏高原的唐古拉山脉各拉丹冬峰西南侧,千百年来她在我们的脚下静静地流淌,滋养哺育着两岸人民。但1998年,肆虐的暴雨,横扫着中国的南方和北方,瑞昌人民也迎来了一场特大洪水的考验。流经中国大地的长江,一反常态,隐去往日温柔美丽的笑靥,露出了凶猛狰狞的面目。暴雨所到之处,江湖水涨,河沟漫溢。  

  涨!涨!涨!  

  凶猛的洪水跳过设防水位,警戒水位,紧急水位,危险水位,历史最高水位,疯狂地刷写着新的水位纪录。  

  3月初,江西大部分江、河、湖、库水位普遍越过警戒线,全省提前进入汛期。  

  6月中旬,长江告急!流经我市的大江大河浊浪翻滚,全线告急!  

  长江发生了百年未遇的特大洪水。

  咆哮的江水卷起一次又一次洪峰,象一只只无情的魔爪,浩浩荡荡的江水,每天都在不断地制造险情,猝不及防地酿造出大大小小的悲剧和灾难。

  6月中、下旬我市连降暴雨,山洪暴发,全市27个乡、镇、场街道的210多个行政村遭受不同的洪灾,受灾人口31.1万人,农作物受灾面积14667公顷,绝收面积2364公顷,倒塌房屋319间,死亡牲畜172头。其中,湓城街道办事处罗湖、瑞丰两个村7个村民小组330户1300多人被洪水围困,受灾面积达2000多亩。

  6月26日下午4时30分,南义镇星明村一个体司机,驾驶双排座农用运输车载人行至瑞南线46公里漫水桥路段,遇山洪暴发,车辆被洪水冲翻至河道内,车内18人全部落水,除当场8人获救外,有10人遇难,其中7人是小学生。

    8月3日凌晨4时37分,九江县赛城湖二垦堤溃决,特大洪水侵袭我市赛湖、湓城、桂林等地,致使贯穿我市的武九铁路城区段以东的3611户房屋全部被淹,造成2.13万人无家可归,5.2万亩农作物全部绝收。

  9月15日下午3时,在驻守长江赤心堤80多个日日夜夜的白杨镇赤丰村党支部书记宋茂长,乘民用机船途经赤湖,突遭狂风暴雨袭击,不幸以身殉职。

  面对这场百年不遇的洪灾,瑞昌人没有坐以待毙。他们要为中华民族不可战胜的尊严而战!为保卫改革开放的成果而战!为保卫人民的生命财产而战!  

    在洪灾面前,勇敢的40多万瑞昌人民用坚强和果敢,在数十公里的巍巍长江堤和赛湖堤上,筑起了一道道坚不可摧的城墙,用钢铁意志和血肉之躯诠释了“万众一心、众志成城、不怕困难、顽强拼搏、坚韧不拔、敢于胜利”的伟大抗洪精神,奏响了瑞昌人自强不息的壮丽凯歌。

  在这种精神的感召下,瑞昌人创造了一个又一个战胜洪魔的奇迹。

  这是一部惊心动魄的人与洪水搏斗的活剧。汗水与血水,生存与毁灭,坚韧与苦难,奉献与牺牲,组成了一曲曲英勇悲壮而又荡气回肠的旋律。    

    一 暴风骤雨 

  1998年夏,闷热的天。

  “蚂蚱乱飞,老鼠过街,青蛙昼夜叫,天气阴晴不定,看样子要发大水。”老百姓心里没底,私下在悄悄地议论着。

  都说江水有灵性,都说江水懂人心。然而,1998年的夏天,平时静谧柔顺的长江突然变得桀骜不驯了。

  6月18日,时任瑞昌市委书记艾宏盛在全市防汛工作紧急动员会上强调:当前要把防汛工作作为全市头等大事来抓。

  6月26日起,市委市政府领导、工程技术人员全部上到长江堤,200名巡逻员24小时沿堤检查巡逻,1500人的应急抢险队严阵以待。同时,预备砂石1000立方米,浪桩4000余根,编织袋11000余条,在万米江堤上顽强地抗御洪峰。

  进入6月下旬以来,我市普降大雨,至6月28日上午8时,长江码头站、赛湖水位分别达22.27米和20.65米,超出警戒线均在1.65米以上。我市己进入实战关键阶段。当天下午,市防总召开紧急会议,要求全力以赴抗洪。

  6月29日,我市湓城街道罗湖村一片泽国,千余亩农田被淹,500多户群众被困,市委书记艾宏盛,市委常委、办公室主任胡爱武乘小船到罗湖村看望被困村民,指导抗灾自救。

  连续四天的暴雨,使高丰镇西端的邓冲水库受到严重威胁。6月26日4时30分,大坝中部发现第一个水孔。5时10分,大坝又有一处开始渗水。险情就是命令,时间就是保证。驻村工作组、铺头村委会、港北邓、铺头何的全体群众火速赶到现场,一场抢险堵漏的战斗拉开了序幕。一时间挖土的挖土,装袋的装袋,搬运的搬运,抢险战斗在紧张有序的进行着。

  时间在一秒一秒地过去了,漏洞仍然没有堵住,此时最需要的是有人潜入水中摸清情况。可是,几十米深的水又有谁敢下去呢?“我去!”就在人们踌躇期间,只见村党支部书记李广生飞快地脱掉衣服,一个猛子扎入水中。头上是密密匝匝的雨,周身是冰凉的水,不一会儿,他的嘴唇发紫,周身瑟缩发抖,但他硬是咬紧牙关,连续不断地潜入水中寻找洞口。半个小时过去了,洞口终于找到了。而李广生被人们拉上来时,已是浑身不听使唤了。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在李广生的模范行为带动下,邓、何两村的青年小伙子纷纷跳入水中,将一袋袋泥土填入洞口泄漏处。雨在不停地下着,洪水在一个劲地上涨,然而人们的抢险劲头也在不断地高涨。

  经过3个多小时的激战,漏洞终于被堵住,险情终于排除了,邓冲大坝仍然屹立于暮色苍茫之中。

  7月22、23日,连续两天的大雨,又使江河水位急剧上涨。湓城街道罗湖村再次出现内涝险情。在这紧张时刻,该村以党员、民兵为主的抢险突击队,在茫茫的雨夜中展天子一场堵截艾水口的激战。

  23日上午10时,大雨如注,罗湖村干部接到办事处防汛领导小组紧急通知后,立即召开组长以上的干部防汛会议。在一个小时内,筹集化纤袋1200余条,落实防洪车辆三部,印发“防洪抢险军令状”100份,并及时与抢险队员举行了签字仪式,为一触即发的抢险战斗作好战前准备。

  下午7时,大雨不停,村内瀼溪路东西段两侧下水道出水口洪水开始倒灌,排涝站排水“力不从心”,内涝急剧加重,“6.28”灾害将会重演,灾后群众自救成果也将付诸东流。“灾情就是命令,洪涝就是挑战”,罗湖村向突击队员发出了鏖战令。

  随即,严阵以待的党员、民兵,在限期内赶到集合地点。与此同时,街道武装部长吴高发,党委委员邱菊生也赶到现场,指挥战斗。他们把60余名抢险队员分为两组,各自在责任段摆开战场。

  雨越下越大,抢险队员顾不上豆大的雨点迎头痛击,对抢险车运来的砂石以最快的动作灌袋,最敏捷的动作手抬、肩扛,将砂袋搬运到溢水处,吴部长既当指挥员,又当战斗员,一马当先跳进宽二米,深一点7米的溢水处,将砂袋接二连三铺实,队员们更是斗志昂扬,冒雨激战。堵好第一个关键溢水口时,天色已晚,但队员们忘掉饥饿和疲劳,又马不停蹄地投入到第二、三个战役。

  8点50分,两支抢险队伍合二为一,汇战在圣门路溢水处。此时,哗哗的流水在下水道中恶作剧地窜来窜去,支书高友生,挥动双臂,撬开160多公斤重的深水井水泥盖,因水流湍急,沙袋无法投放到固定点,若派人下水摆袋,可能有被洪水将人卷走的危险,若不进行人工摆袋,将堵截不严,导致前功尽弃。来不及细想的高支书,毅然不顾个人安危,跃入齐腰深的急流中,成为堵截此段溢水口的“中流砥柱”。

  经过近三个小时的激战,7处溢水口被堵住了,有效遏制了“水漫罗湖”造成的外患。

  二 长江壮歌

  7月25日,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发出了抗洪抢险紧急动员令:近日整个长江流域连降暴雨,……

  7月26日,省防汛抗旱指挥部发出了《关于宣布进入紧急防汛期的公告》

  当天,长江梁公堤水位高达23.52米,超历史最高水位50厘米。受长时间高水位浸压,傍晚6时节0分左右,梁公堤流庄段内堤一涵管突然爆裂。顿时,江水从直径40公分左右的涵管喷涌而出,水头一直冲出堤坝十几米开外……

  面对突如其来的险情,梁公堤防汛指挥部临危不惧,他们命令梁公堤各抢险分队火速赶到现场。由于漏洞太大,水势太急,如不立即堵住,很快有决堤的危险。朱汉仁立即命令:调运棉絮堵漏,先到我床上去拿!很快,朱汉仁床上的棉絮拿来了,朱才菊床上的棉絮拿来了,指挥部所有的棉絮都拿来了。

  险情就是命令!群众是真正的英雄!正在梁公堤附近干农活的群众赶来了。正在准备吃饭的梁公村第二村民小组的群众自发地从家里拿出棉絮赶来了。一时间,险段已是人山人海。一直在长江梁公堤指导防汛的九江水电局工程师王勇奋不顾身地跳进了滔滔江水,指挥抢险人员堵洞。码头镇敬老院院长吴金仙听说梁公堤出现重大险情,作出的第一反映,便是迅速奔向二楼,拿出准备装稻谷的编织袋冲往梁公堤。

  说时迟,那时快。不到一个小时,在上千群众舍生忘死的奋战中,漏洞堵住了,险情控制了,大堤安然无恙。

  哪里有危险,哪里就有子弟兵。

  7月27日,长江水位高达23.8米,晚8时许,下巢湖通往长江的小闸口出现险情,同时,长江大堤出现一处泡泉,江水流入湖内,如不马上封堵,一旦溃口,江州造船厂总厂厂区被淹,下巢湖区域的人民群众将蒙受巨大损失,后果不堪设想,情况万分危急。此时,江州造船厂广播站连续发出“闸口堤坝出现重大险情,请大家迅速往高处疏散”的指令。正在执行排涝任务的海军38223部队官兵闻讯后,冒着堤坝随时可能决口的危险,迅速组成20余人的抢险分队,在政委杨先进的带领下,火速奔赴险情地段。职工们看到子弟兵来了,情不自禁地发出掌声和欢呼声:“欢迎解放军!”

  官兵们一上堤便挥锹,装土、扛包,一身汗水,一身泥土,个个争先恐后。司务长李海防、战士廖大刚持续高烧,全身乏力;战士徐志国臀部有3处疖肿,疼痛难忍;然而,他们却坚持不下火线。因为他们只有一个信念,国家和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比什么都重要。

  经过3个多小时的紧张激战,汹涌的洪水终于在部队官兵和驻地干群的齐心协力下被驯服了。小闸口也经过紧急焊接加固完毕。险情排除了,长江大堤安然无恙。

  官兵们的表现赢得了江州造船厂领导、职工和驻地群众的一致好评,他们的行动充分体现了人民军队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和英勇无畏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

  哪里有困难,那里就有人民子弟兵。

  7月28日下午,在抗洪抢险最紧要最关键时刻,驻地黄金乡卫生院几名医务人员给抗洪一线大军送医送药后返回。当他们分乘的两条小木船行至下巢湖中心时,突然狂风大作,暴雨倾盆。小船被1米多高的巨浪掀翻。

  “船翻了,救人哪!”

  正在执行任务的班长闫海涛和3名战士听到呼救后,迅速跑步赶到500米外的出事地点,冒着生命危险,跳入10多米的水中,奋力游向落水者。他们与狂风恶浪展开殊死搏斗,紧急实施营救。随后赶到的副队长符合、中队长王锡岭和其他10名官兵密切配合,将部队抗洪备用的缆绳、救生圈等纷纷抛向遇难者。经过20多分钟的紧张努力,5名落水者全部被营救上岸。其中两名不会游泳者救起后处于昏迷状态,舒远勇、刘扬军等战士发扬不怕疲劳,连续作战精神,立即背起他们,送往附近的门诊部。

  16名官兵置个人安危于不顾,塑造了人民军队威武之师、文明之师形象,他们在人民群众生命受到严重威胁之时,挺身而出,赢得了当地政府及广大干群的交口称赞。

  三 鏖战赛湖

  连日暴雨,赛湖水位一涨再涨,至26日晚9点30分,赛湖水位狂涨到惊人的22.26米,部分堤段开始漫顶,赛湖抗洪到了最紧张、最危险、最关键的时刻。25日晚,市委市政府当机立断,迅速组织武山铜矿、人民厂、经委系统、赛湖农场、桂林、湓城街道等单位的突击队连夜上堤抢险,同时召开赛湖大堤除险加固紧急动员会,要求市区所有行政事业机关干部职工,紧急行动,上堤加固。保卫大堤就是保卫五万亩良田,保卫城区,保卫家园保卫市区7万人民生命财产,赛湖决不能决堤!

  空前的险情,显示了我市人民空前的团结。与洪水决一死战的气氛使我市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26日凌晨4点多,车流人流汇成钢铁洪流向赛湖大堤挺进。5点左右,30里赛湖长堤已是旗如潮人如海,4千多机关干部职工各就各位,争分夺秒投入加固除险战斗。铲土、装袋、垒坝、压实,水在涨,堤也在“长”,到26日下午,一条宽1.2米高0.5米的高坝全线合龙,宛如一条长龙蜿蜒在大堤之顶。

  8月3日,当大塘村党总支部书记刘礼贵得知洪水袭击赛湖农场时,他马上意识到:赛湖的许多群众将会被水围困,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将会受到严重威胁,刘礼贵便迅速作出决定:集中全村船只,组织抢救突击队。

  农民胡家福,自己家中有十亩棉花地,正需埋肥、打药,棉花生产管理十分紧张,听说到赛湖抢险救人,他二话没说,就摇着自己的木船赶到集中地。第十七村民小组的村民周升国,已经61岁了,他说他摇桨技术高、水性熟、救人经验足,也划着船赶来参加抢险队。

  刘礼贵的决定作出不久,很快就在大塘外河聚集了19条小木船。这些自发赶来的普通群众,他们都有一个共同心声:洪水无情,救人要紧。

  这支船队来到赛湖后,便很快投入抢救工作。他们看到有的群众被洪水困在屋顶上,有的群众抱着大树喊援求救,有的被洪水围困在较高的堤坝上。抢险队在村党总支书刘礼贵指挥下,实施了“先险后安、先易后难、先人后物”的抢险方案,不断地把遇险群众救到安全地带。

  一次,船工邓必启划船准备抢救堤坝上的群众,忽然听到不远处有人喊救命,他便寻声将船划去,看到一年轻人,手抱着小桌子,在洪水中不断翻滚,情势十分危急。邓必启便奋力将船靠近,把年轻人救了起来,被救的年轻人一个劲地向他称谢,邓必启却说:“不用谢,我是政府派来救你们的。”

  在三分场,刘礼贵在船上看到有五个灾民被不断上涨的洪水围困在屋顶上,有的在哭喊,有的在叫救援。刘礼贵一边划船一边在喊:“你们不要慌,政府派我们救你们来了。”

  “政府派我们来救你们。”面对汹涌肆虐的洪水,面对被洪水围困下诚慌诚恐的灾民,这是一句起着何等作用具有何等份量的话?

  有部份受灾群众,看到自己的房子,自己的粮食、自己的家园,顷刻间被洪水冲毁,自己一下子变成了一无所有,他们绝望了,他们呆呆地望着原属于自己的地方,任凭洪水不断上涨,也不愿离去。当他们听到:“政府派我们来救你们。”这句话时,他们想起了政府、想起了共产党,他们又重新升起了生存的希望和信心。

  抢救工作是十分艰苦的,气温高达摄氏38度,头上太阳晒,脚下水气蒸,可他们没有一个临阵退却。

  为了使灾民不漏救一人,刘礼贵带的这支船队,从三分场到二分场,他们冒着房子倒塌被砸的危险,一栋一栋房子的搜,一间屋一间屋地找。

  船工刘礼荣,是一名中共预备党员,他在连续奋战了五天五夜后,突然病倒了,不得不被人用板车给拉回去。船工邓见明,在6日上午为一灾民抢救粮食时,为了使一箩稻谷不掉入水中,一不小心把自己的脚给砸伤了,不得不由别人替下自己。临走时,他不无遗憾的说:“可惜还有一些灾民财产没有抢救出来,我就走了。”

  “看到那些受灾的群众,每救出一个人、一粒粮食、一件财物,才是我们最大的欣慰。”这就是他们的心声。

  四 舍己救人

  9月2日开始,赣北持续特大暴雨;

  9月3日下午6点后,瑞昌更是暴雨倾盆,山洪暴发,河水陡涨,多处交通中断,无情的洪水时刻威胁着人们的生命安全。

  当晚,瑞昌石油分公司位于夏畈镇的加油站很快遭淹。由于洪水来势凶猛,两名开着小“配送车”去夏畈察看加油站安全的员工,因水势太大只得弃车爬上附近的民房向公司求助。

  公司经理段晓虹接到电话后,迅即与科室中层干部端一虹、王天靖、周繁荣、余锦仁、胡谋开着一辆新空油罐车赶到出事地点。23时45分左右,距加油站40多米处,公路两边一片汪洋。只见山洪象一头头凶猛的巨兽,从北面山上向下猛扑,越过公路,直冲路边的南阳河。因此,他们的油罐车也只和其它车辆一样,无奈地停下来。

  此时,前方有一人正淌着齐腰深的水慢慢往前走。人们还未来得及阻止,倾刻间,一股山洪冲将下来,那人立刻被洪水卷走。也就一眨眼功夫,又见那人凭着求生的本能,在伸手没抱住第一棵树时,迅捷地抱住了第二棵树。此时,湍急的洪水已经齐胸,情况万分危急,而段晓虹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救人!!!

  随即,他们向派出所报了案。

  由于天黑雨大,洪水又在迅猛上涨,时间真正决定着生命。由于距离太远,车辆无法前行,段晓虹他们商量觉得只能借助绳、杆之类的工具施救。情急之中,大家发现路边南面山坡不仅地势较高而且有许多竹子。于是,他们飞跑上山砍竹子,并两根连接起来向那人抛去。因为距离太远,施救失败。

  危急之中,他们又一次次的打电话希望找来铲车、吊车救人,但都无法联系上,只能作罢。

  无奈之下,段晓虹找到靠前停在路上的一辆湖北拉水泥的卡车,叫醒师傅,希望他能将重车开过去救人。因水势太大太急,重车无论如何也不肯向前。经过段晓虹和公安民警再三做工作,师傅才勉强开了20多米,就再也不敢往前开,但水泥车此时距被救人还有10 多米。由于水实在太大,段晓虹他们也只好另想他法。

  这时,求救的人还在时不时地向这边挥手。虽然显得无力,但那可是在叫救命啊。

  忽然间,发现水泥车蓬布上绑着绳子,大家喜出望外,迅即解开站在水泥车上向那人抛去。然而距离还有10多米,水又大又急,对面根本无法接到绳子。于是,他们又再跑上山坡,想借顺水之势抛绳营救,但大水中根本无法掌握绳子的方向,施救再次失败。

  洪水中的那人,头几乎都没进了水中,只是偶尔的露出头面,连招手的力气也没有了。一些同志觉得已经尽力了,再也没有办法,只能作罢。但段经理他们没有放弃。想了一会儿,段晓虹坚定地说,如果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在眼皮底下消失,那我们将会终生遗憾。他最终下定决心,将15万元买来仅5天、挡水面又极大的空油罐车开过去作最后一搏。

  这时,段晓虹家里来了电话,说是自己家进了水,叔叔家因为水面浮油还着了火,烧伤了人,让他赶快回去。但他说完“这里正救人,叫人帮忙灭火”,就关掉了手机——他想的全是这里人命关天。

  段晓虹和另两位同事准备好绳子站车顶上,仔细地搜索着前方的目标。司机紧紧把住沉重的方向盘,油罐车在洪水的巨大冲击中偏移着慢慢地向前移动。13米……10米……8米……司机在雨水中淋了许久的双手渗出了汗水。段晓虹屏住呼吸,眼睛仿佛瞪到了极限。他哈着腰前倾着身子,拿绳子做着抛绳准备动作的双手似乎已经定型。虽然对方根本听不见,但他还是拼命敞开沙哑的喉咙向着那人大喊。5米……4米……“再近一点,再近一点。”司机也管不了那么多,一点点的向前移动。大概还有3米多的时候,只见段晓虹再前倾身子,借着时隐时现的车灯光,奋力将绳索抛了过去。

  段晓虹抛出的绳子终于被那人牢牢抓住,但在向上拉的同时,油罐车明显向河边偏移。由于是空车,车身挡水面积又大,随时有翻车可能。但此时,段晓虹他们一心只想着救人,大家齐心协力拼命将人拉到自己的车上,落水者终于得救。

  此时,时钟已经指向凌晨2点30分。

  原来,被救人是彭泽县林业局一名姓毕的干部。虽然脸色发青,全身冰冷,手脚颤抖,但面对素不相识的救命恩人,回到自己车上惊魂未定的他,嘴里一直重复着六个字:“感谢救命之恩!感谢救命之恩!”

  五 英名永存

  9月15日,天气晴好,长江防汛虽然已取得决定性胜利,但瑞昌赤心段长江大堤水位仍处在警戒线之上,抗洪抢险之弦一刻也没有放松。

  自6月26日以来一直坚守在长江大堤上的原白杨镇赤丰村支书宋茂长,这天上午回村为大堤抗洪拖运烧饭的柴火,当日下午两点40分左右,宋茂长等随满载柴火的小木船赶回长江赤心堤。3点15分左右,原来晴好的天,慢慢昏暗下来,夹杂着雨点的狂风(约8级)一阵紧似一阵,湖面掀起了两米多高的巨浪。已行湖心的小船,忽如抛上了浪尖,忽如跌入谷底,不一会儿,小小木船很快进水下沉,混乱中,宋茂长无意识抓住了陈前文的皮带,在惊涛骇浪中,陈前文和他向前挣扎了10多米。宋茂长此时头脑非常清醒,如果继续这样下去,两人都有被巨浪吞没的危险,在这生死关头,宋茂长一把将陈前文推向一块浮木,来不及说上一句话,很快他被恶浪卷入了湖底,献出了年仅41岁的生命。而陈前文得救了。

  宋茂长同志出生于1957年。1938年他放下教鞭进入村委会工作,1989年任村主任,1995年担任支部书记,在他大力推动下,依靠科技,赤丰村棉花单产连续5年居全市第一,他积极推行产业结构调整,努力发展养殖业。在全市率先实现人均1头猪。1997年全村人均收入2300多元,高出全市平均水平200多元,在白杨镇居第一,群众富裕,但村里穷。1996年暑期,村小学教室扩建,急需资金,村里拿不出钱,他私人拿出1000元存单做抵押,从银行贷款,解燃眉之急,后来他又自掏腰包700元,为学校添置教学仪器。他一心扑在工作上,家里的九亩责任田,妻子一人忙不过来,他只好花钱雇人耕种,当支书3年,自己不但没有领取村里一分钱,而且自己前前后后垫出了数千元钱,至今村里还欠他1.3万元工资,为大家,他舍弃了小家。

  今年汛期来得早,6月12日赤丰村即进入全面防汛。6月25日,我市普降暴雨,白天已在赤峰木梓龙水库防汛一天的他,刚吃完晚饭,迅即安排3个组长带人去防守。他对木梓龙水库放心不下,又和村主任一起赶到水库坝脚,此时水已漫坝,如果木梓龙水库溃决,不仅100多亩水田遭灭顶之灾,而且其下游两个村庄几百条性命不保。他一面派人继续组织劳力,一面和村主任等人冒着坝体坍塌的危险,迅速上到坝顶,抢筑子堤,一直到天亮,终于保住了水库和群众的生命财产。

  6月26日,接到上长江大堤的命令,他顾不上疲劳至极的身体,带着赤丰村的防汛队员及时赶到长江大堤责任堤段。赤丰村防守的责任段虽然只有300多米,但他是瑞昌段长江大堤最险处。这里坝体单薄,过去几次大的洪水都给大堤造成危害,并险些溃决,因沙质基脚,坝体附近泡泉管涌曾屡屡发生。宋茂长和他的防汛队员把他们的防汛棚搭建在最险处,开始了他们80多个日日夜夜巡堤查险排险。风里来,雨里去,由于长期在低洼泥泞处巡逻查险,他穿破了3双鞋,每天仅睡眠3个多小时。连续作战使他的身体非常虚弱,原来强壮的他,体重由70多公斤迅速下降到60公斤,双脚也开始溃烂发脓,领导让他休息治疗,但他轻伤不下火线,仍然坚持日夜巡逻。7月28日晚上12点多。赤丰责任段出现坝堤内管涌导致大堤严重塌方,如果不及时采取措施,整个堤段将崩塌,情况非常危急,宋茂长一面电话求援,一面迅即带领抢险队员火速赶到出事点,组织人员施救,他顾不上双脚溃烂的剧痛,带头跳进泥窝中,用双手把浮泥掏出,压上瓜子片,堆砌砂袋,他在防汛中学到的排险技术,使他处理险情有条不紊,并很快化解了险情,保住了大堤。

  9月5日,村里防汛资金再度告急,宋茂长赶回家中,把家里仅有的100元钱取走(在此之前,他已垫出1000多元),妻子为此与他争吵“钱都拿去防汛,家里怎么办,棉药棉肥用什么去买?”吵嘴归吵嘴,深知丈夫脾气的妻子还是把100元钱给了他,然而,谁又知道,这竟是他与结发近20年的妻子最后一次“舌战”。

  9月18日,群众扶老携幼,自觉从各地前来为人民的好支书----宋茂长送行。在送行的人群中,有一位长期受到宋茂长帮助的特困户温胜利,他动情地说:“宋支书是俺百姓心中的好支书。经常拿些钱、物给我,1995年缺粮,他从家里搬来100公斤米,1996年缺钱买农药化肥,他垫出1500元钱,把化肥、农药送到我家中,今年初,孩子无钱上学,又是他出面帮助……”温胜利饱含泪花,泣不成声,再也说不下去了……。

  曾因计划生育问题而扬言要报复宋茂长支书的梁光明,这条昔日的“硬汉”,今天,跪在路旁,两眼满含泪水,放起一串串鞭炮为宋茂长送行,他哽咽地说:“宋支书你是个好人,你不计前嫌,每当我家里有困难,你都及时照样给予资助,我好后悔呀,我对不起你……”

  熊安金,这位苦于有一身手艺却无处伸展的汉子,是宋茂长一手一脚帮他盖起了铁店房。他声泪俱下:“宋支书是俺的贴心人,是赤丰群众的好书记、好干部,他虽然去了,但我们永远怀念他……”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妈妈,喊着宋茂长的乳名:“长伢崽,中秋节快到了,你一定要回来,到我家吃月饼啊”。

  道不尽的思念,诉不完的衷肠。宋茂长走了,但英名永驻。9月18日,我市在白杨镇赤丰村为这位因公殉职模范人物举行了追悼会,上午10时许,盖有党旗的宋茂长同志的骨灰盒和遗像安放在花圈和翠柏丛中。近千名群众自发组织起来,在沉重,低回的哀乐声中,含泪悼念人民的好公仆宋茂长。

  斯人已逝,精神长存。为表彰宋茂长的先进事迹,瑞昌市号召全体人民向这位公而忘私、乐于奉献、舍己为人的公仆学习,并以此为动力,切实抓好灾后自救工作,不遗余力,夺取抗洪抢险的最后胜利。

  六 走向胜利

  可爱的长江,汹涌时波涛澎湃,驯服时如秋月平湖。如今,在英勇顽强的瑞昌人民的训导下,她们已经平稳东去,恢复了往日的温柔和宁静。在洪峰袭来时,军民携手,共御巨浪,展现了团结一心、勇斗洪魔的无畏气概;浩浩江河屈服,巍巍长堤作证,瑞昌人的果敢顽强,再次在瑞昌这块神奇的土地上竖起了一座人定胜天、战天斗地的丰碑。瑞昌人民抗洪抢险的事迹英勇而悲壮。惊天地、泣鬼神! 

  在这场艰苦卓绝的防汛抗洪抢险救灾斗争中,党政军群始终紧密团结在一起,用理想和信念凝聚力量,用真情和关爱相互温暖,用拼搏和奉献共同担当,砥砺、展现和高扬了“万众一心、众志成城、不怕牺牲、顽强拼搏、坚韧不拔、敢于胜利”的“98”抗洪精神。这是对爱国主义、集体主义和社会主义精神的集中体现和新的发展,这是对伟大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的集中体现和新的发展,她必将推动振兴瑞昌的强大力量,必将鼓舞和激励全市人民奋发进取,创造出无愧于历史和时代的辉煌明天。

  我们会记住长江的惊涛骇浪。  

  我们会记住这个让人彻夜难眠的惊心动魄的夏季。    

  我们会永远记住1998。

  瑞昌,英勇的瑞昌……

  瑞昌,无畏的瑞昌……

  统稿:张绪雄

  作者:陈茂胜 葛明才 冯 礼 夏教育 蔡茂鸿 佐运国 余立新 曹祥文 张绪雄 周起武 刘宁静

本文暂时没有评论,来添加一个吧(●'◡'●)

欢迎 发表评论: